豆胶板材

主页 > 豆胶板材 >

71人被抓!涉案超1600万元!上海首例特大团伙性
更新时间:2021-06-09

  新华社消息,7月1日,上海浦东公安分局披露了一起特大团伙性保险佣金诈骗案。与骗保、退保不同的是,此次不法分子将目标瞄准了佣金,先通过投保高额保单再恶意投诉进行退保退款,联合保险公司内鬼以达到诈骗高额保险佣金的目的。根据通报,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71名,涉案资金超1600万元。

  近段时间以来,航延险骗保、代理退保等占据了保险业的热点线万元骗保航延险引社会舆论关注,恶意退保也常常见诸报端,上半年更是在西南某地引得引多家保险机构联名举报等等,可以说,伴随着行业发展,保险公司与各类恶意退保、骗保之间的斗争,从未停止。

  从事情经过来看,2020年初,上海浦东公安分局外高桥600648股吧)公安处接到某保险经纪公司报警称,2019年11月开始,该公司出售的30多份保险产品接到了客户投诉,最终均进行了退保退款处理。该保险经纪公司称,平时口碑尚可的产品在同一时间接到如此多的投诉并不多见,联想到业务员的高额佣金返现,一连串退保的背后可能有蹊跷。

  接到报案后,外高桥公安处成立专案组,会同分局其他相关单位对存疑保单的投保人员及对应业务员身份、资金流水、账户信息等进行一一梳理排查。一个职业性诈骗保险佣金犯罪团伙浮出水面。

  经查,该犯罪团伙自2014年以来规模不断壮大,依靠家族式、老乡式关系网构建,以骗取保险业务佣金为目的。先是指使部分团伙成员担任保险公司业务代理员,再安排其他成员充当投保人并提供钱款支付高额保费,购买各类高端高额保险产品。之后再有预谋地以集体恶意投诉等方式强硬退保获得全额保费,投保骗得的高额保险佣金则按团伙组织层次进行分成。

  在锁定了团伙成员的行动轨迹后,5月21日晚,230名警力分赴四川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等地开展排查、守候,统一部署收网,成功抓获余某、马某等嫌疑人71名。目前,54名嫌疑人已被批准逮捕,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  近段时间以来,保险公司日子并不好过,恶意代理退保现象抬头,航延险骗保案多发,在引起业内重视的同时,也吸引了整个社会的关注。

  2020年4月,南京警方通报月薪2万的南京某企业高管汤某,通过网购他人身份信息购买机票和延误险,半年骗保707笔共14万余元;2020年5月,上海市宣布了一例航延险团伙诈骗案的告破,累计抓获犯罪嫌疑人27名,涉案金额超过2000万元。2020年6月,南京市公安局再次通报一起航延险骗保案,犯罪嫌疑人李某通过虚构行程并购买航延险,3年间共理赔近900次,涉案资金高达300余万元。

  与前两次事件不同的是,李某案在更大的范围内引爆了舆论,整个社会围绕“利用航延险规则漏洞薅羊毛是否构成犯罪”展开了激烈的讨论,最终,李某因伪造航班延误证明材料坐实违法,多家保险公司也纷纷对航延险的理赔和免责条款进行了修改,如理赔条件中新增“被保险人必须乘坐投保航班”,起赔标准也从过去的延误1小时提高到了4小时。

  代理退保方面,『慧保天下』曾在《“退保黑产”引众怒,某地13家险企联名举报,多地银保监局发文警示》中提到,2019年以来,多地银保监局发布代理退保风险提示;西南某地13家保险机构联名致信当地金融监督管理局,举报当地一家企业咨询管理公司从事“恶意代理退保业务”并称其行为系“违法犯罪活动”,足见其深恶痛绝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近日,据《上海证券报》报道,浙江省义乌市人民法院在2019年对一例“代理退保”案件作了宣判,被告凡某以维权之名唆使、诱导张某等6人向保险公司发起退保,并从中收取保费的30%作为报酬。接着又捏造称:收取的部分报酬可以从保险公司退回。在“连环套”诱骗之下,受害者张某等6人最终被其骗取财物1.99万元。

  判决书显示,凡某以非法方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,情节严重,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;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虚构事实,骗取他人财物,数额较大,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,被判有期徒刑十个月,并处罚金三万四千元。

  另一位被告刘某系一家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电话销售业务员,因违反国家有关规定,将在履行职责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给他人(即凡某),情节特别严重,其行为已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,依法从重处罚,被判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,并处罚金四万元。

  作为首例宣判的代理退保案,无论是诈骗罪、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罪名定性,还是其量刑程度及罚款数额,都对行业有着重要的警示意义。